产品中心

低至2100元千瓦!风机价格遭“腰斩”!风电能否

发布时间:2021-09-13 16:34

  【低至2100元/千瓦!风机价格遭“腰斩”!风电能否替代光伏?机构这样预测】风机价格下降的因素是多方面的,例如,大兆瓦机组越来越普及、数字化运维能力的提升,都给了主机厂商降价的底气;但是,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从业内得到的反馈显示,这轮降价背后,也存在行业鱼龙混杂、低价抢标等现象。(e公司)

  2020年,国内风电新增装机71.67GW,较2020年增长了178.4%。“抢装潮”下,风机价格一度攀升至4000元/千瓦以上;然而,今年以来,陆续开标的风电项目中,风机价格已经跌破3000元/千瓦水平,近期最低中标价甚至仅有2100元/千瓦,相比去年高点接近“腰斩”。

  风机价格下降的因素是多方面的,例如,大兆瓦机组越来越普及、数字化运维能力的提升,都给了主机厂商降价的底气;但是,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从业内得到的反馈显示,这轮降价背后,也存在行业鱼龙混杂、低价抢标等现象。

  光伏与风电是新能源电力的两大支柱,今年以来,光伏产业链价格不断上扬,风机招标价格却屡屡突破下限,这是否会让投资方更青睐于部署风电?对于这一问题,受访人士向记者表示,风电与光伏是相辅相成的,一定是共同发展的格局。不过,今年以来的数据也显示出,无论是风电新增装机还是风电新招标规模,同比均有接近甚至超过一倍的增幅。

  在谈到当前风机价格大幅下降的情况时,一家风电主机厂商人士告诉记者,风机价格的变动由市场决定,公司会根据项目方的招标情况去投标。他提到,降价背后有技术更加成熟的因素,风机成本下降;另外,面对平价上网的政策要求,各大主机厂商也会在风机价格上采取一些策略。“整体来看,价格会有降低的趋势。”

  就技术的变化而言,主要涉及两方面,一是风机朝着大功率的方向演进,二是数字化运维带来的度电成本降低。过去,风电机组主要是2MW甚至一下级别,现在4MW、6MW机组越来越多,海上风电已经出现8MW甚至10MW产品,功率的增加带来度电成本的降低。

  数字化运维的普及能够明显的降低运维过程的人工成本,同时也可以预判风电机组可能发生的故障,提前排除故障就意味着发电量的提高,这些都能推动度电成本的降低;目前,一线风电主机厂商基本都建立了各自的数字化运维平台。

  风机价格的下降毫无疑问利好风电运营商,毕竟,随着采购成本的降低,项目收益率会随之提升。但是,面对当前风机价格的骤降,一家风电运营商人士称仍有顾虑,他表示,作为运营商,希望看到的是一个良性竞争的市场,以及循序渐进的降价过程。

  “降价我们欢迎,但我们也会在招标合同中对风机部件做一些约束,价格是可谈的,不一定降到现在这么低。”该人士介绍说,附带这样的条款是因为,主机厂商可能会在降价的情况下更换一些更便宜的部件,虽然也能保障风机寿命,但性能、质量上毫无疑问会受到影响。

  记者注意到,在“双碳”目标提出后,各大传统电力集团以及非电力集团都在加速进入新能源市场,而且招标规模往往较大,1GW乃至2GW的项目频频出现,例如,国家能源集团不久前就启动了合计1.56GW风电项目的招标,其中部分项目已开标。

  上述运营商人士谈到,这么大的招标规模会导致,主机厂商为了拿到订单而进行价格上的比拼,“这就会出现降价,目前来看,是非常大幅度的降价。”在该人士看来,新能源正处于大发展的机遇期,但一定程度上,市场也变得更加无序和混乱。

  事实上,风电市场正涌入越来越多的玩家,三一重能已经提交上市申请,哈电集团在重组湘电风能后将其更名为哈电风能,市场预期也有上市计划。受访人士认为,这些玩家的介入都是由于对市场有比较乐观的预期,他们也希望通过较低的价格来抢占市场。

  与风机价格一降再降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作为风机的主要原材料,钢材、铜等大宗商品价格今年以来大幅上涨,这令风电主机厂商面临“两头围堵”的状况,毛利率承压。

  风机价格腰斩的情况也迅速成为投资者关注的热点,金风科技在互动平台上对此回应称,目前,风机主机产品公开招标市场的平均招标价格没有这么低,同时,机组产品的行业平均交付周期在12-18个月左右,给予整机商一定的降本空间和时间。

  还表示,公司积极参与行业招采,风机降本工作也在同步开展,相关业务板块不存在亏损情况。在上述国家能源集团风电项目招标中,报价在2550元/千瓦-2823元/千瓦之间。今年一季度,金风科技实现营业收入68.2亿元、净利润9.72亿元,同比增幅分别为24.78%和8.62%。

  毛利率方面,2020年,风机及零部件毛利率为14.4%,2021年一季度整机毛利率约为15%,与2020年三、四季度毛利率基本持平。国元国际证券指出,维持2021年全年风电整机18%毛利率目标指引不变,预期2021年公司风机毛利率有望持续改善。

  明阳智能也在互动平台上回应称,风机招标价格下降带来的风电场建设成本下降正在显著提升风电行业竞争力;在风机制造端,今年公司已通过采购、制造和技术等多重角度显著降低产品成本。

  记者从业内得到的反馈显示,虽然风机招标价格降幅很大,但是后期也有可能通过补充协议等方式对价格进行调整。例如,交货地点的变更就比较普遍,风机价格高的时候,主机厂商会把风机运输到施工场所内,但是,风机价格降下来以后,交货地可能会选在刚下高速公路的某个地点,从这里到施工场所还要再收运输费,通过这种方式可以弥补主机厂商的利润。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2100元/千瓦的风机价格是指不含塔筒的报价,记者获悉,虽然塔筒和风机同为供应商,但在面对原材料价格上涨的情况时,塔筒供应商有更好的成本转嫁能力。一家一线塔筒供应商人士告诉记者,塔筒价格是按照原材料成本进行加成的。

  同样主营业务为塔筒的天顺风能也做出了回应,公司表示,材料成本短期可能会对行业带来困难和挑战,但风电行业大部分公司估值已经处在很低的位置了。据公司介绍,塔筒招标价是公开的,已经从今年1月的每吨7000多元涨到了最近的9800元。

  提供的另外一项数据是,对于4MW的风机来说,塔筒+主机使用的钢材价格每增加1000元/吨,实际影响成本2%左右。

  一些部件供应商也被问及风机价格下降的情况,日月股份表示,风电的成本主要是由风机整机成本、建设成本及辅助设施成本组成,公司生产的铸件在风机整机中的成本比例较低,公司通过不断扩大规模实现规模效益、内部管理挖掘潜力、工艺优化等途径实现成本持续降低。

  去年三、四季度以来,由于硅料供应持续偏紧,光伏产业链价格不断攀升,相比之下,风电主机价格却在走低。作为未来主要的两种新能源电力来源,光伏与风电价格的一升一降,是否会在短期内让风电的竞争力更加凸显,从而替代一部分光伏的新增装机?

  不久前,国家能源局发布了《关于2021年风电、光伏发电开发建设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提到,2021年拟并网的风电、光伏发电项目主要是存量项目,规模约90GW。一定程度上,这也给今年光伏、风电行业定了目标。

  据了解,风机在风电场总投资规模中的占比大概在40%左右,上述风电运营商人士告诉记者,风机价格的下降,确实会对项目收益率带来明显的提升。但是,作为运营商,并不会对风机价格的变动趋势做出判断,更多的是尊重市场的自发行为。

  该人士也指出,运营商会根据价格的高低确定招标的节奏。“比如,风机处于价格洼地,我们可能会在这个时间做一些扩量的招标,未来的一些项目虽然还不具备动工条件,但我们已经在进行预招标的工作;如果现在价格比较高,我们会稍微等一等,价格下来之后再去招标。”

  根据国家能源局的数据显示,今年1-4月,国内风电新增装机6.6GW,较去年同期上升3.05GW。与此同时,今年风电新增招标规模亦有大幅上升,1-3月的数据显示,国内公开风电新增招标量14.2GW,同比增长182%。

  至于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风电是否真的会在一定程度上对光伏进行替代,一位新能源行业的从业人士认为,未来新能源行业的发展一定是风电、光伏相辅相成,由于风电、光伏都有各自无法回避的弊端,因此不会说,谁是绝对的龙头而主宰市场,应该是大家共同发展。

  该人士进一步指出,如果放在实现“双碳”目标的大背景下,风电、光伏装机增长受价格因素制约的成分就更低了。“因为中国的能源结构已经到了必须调整的阶段,风电和光伏未来会共同达到主导电源结构的结果。”

  上述风电主机厂商人士则向记者指出,新能源的发展主要还是取决于国家策略,例如,资源怎么核准,主机厂商和开发商如何利用这些资源等。“当然,由于市场环境的变动,风电与光伏的开发在比例上也会有一些利弊权衡。”

  中泰证券此前曾对今年的风电需求做出预测,该机构指出,2020年风电实际吊装容量为 52GW,并网未吊装容量19.67GW,这些项目要求在今年完成装机,2021年产业链需求有支撑,考虑大基地项目、平价周期开启以及海风、陆上第二波抢装,2021年需求或达50.9GW,产业链需求口径同比持平。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章丘区双山街道办事处三涧溪村2号  联系人:马经理 

固定电话:400-0325376

全国销售热线:

400-0325376